齒輪工業領域服務平臺,行業技術的領航者;
把齒輪傳動之脈搏,譜信息時代之新篇!
當前位置: 首頁 » 業界資訊 » 特別報道

中國機床 自強不息

發布時間:2019-12-18 | 來源:互聯網 | 作者:
 
遼寧中捷機床有限公司機床生產車間

  1979年6月25日,寧江機床在《人民日報》刊發的廣告
 
  武重集團生產現場,工作人員在進行機床調試

  沈陽機床股份有限公司沈陽第一機床廠車工徐寶軍(左)操作i5智能機床



      機床一直被稱作是“工業母機”,而以機床行業為支撐的裝備制造業,更是國家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基石。新中國成立以來,在黨和政府的戰略謀劃及總體布局下,經過“一五”“二五”的努力,我國逐步建立起了完整的機床工具工業體系。改革開放至今,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克服重重困難,堅持走自主發展之路,總體水平快速提升。

      “70年來,我國機床工業取得了巨大成就和進步,產業能力和國際地位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并向著機床工具工業強國的目標邁進。”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常務副理事長毛予鋒如是說。

從無到有 平地起樓

      1979年6月25日,人民日報第四版左下方刊登了一條“特別”的廣告——“本廠各種精密、高效單軸自動車床專供鐘表、儀器儀表、無線電元件、照相機、打火機、玩具等各種行業加工軸類零件時使用……承接國內外用戶直接訂貨”。

      “這是機床行業的一個標志性事件。”機床工具協會秘書長王黎明說,當時機床行業實行的是計劃分配模式,原機械部安排開訂貨會,計劃司協調調撥。但隨著改革開放春風拂來,這一模式已難以滿足市場需求。

      一石激起千層浪,廣告一登,市場反響比想象的更加活躍。當時的記錄顯示,全國各地要求購買儀表機床的用戶紛紛來電、來函或派人到廠里要求訂貨,各類信件達到8000余封。

      “從當年6月25日到8月15日,我們總共簽訂了1300余臺機床的供貨合同。”原寧江機床廠副總工程師、高級機械專家李才銀回憶道。

      “打廣告前,工廠5年沒漲過工資。打廣告后,連漲5年工資。”該廠經過多年發展,現已成為我國中小型精密機床研究、設計、制造的知名企業,年產值超10億元。

      寧江機床的成長在我國機床工業發展歷程中有很強的代表性。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機床工具行業正處于萌芽狀態,全國機床擁有量僅為9.5萬臺,只有上海、沈陽、昆明等城市的一些機械廠能夠兼產少量皮帶車床、刨床等簡易機床。

      此后,在國家大力扶持下,中國機床工具工業真正成為一個自成體系的工業行業。1949年至1952年,國家對少數工廠進行投入,迅速形成了機床工具的生產能力。

      1953年至1957年,在第一個五年計劃時期(簡稱“一五”時期),通過打造了一批骨干企業,為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奠定了基礎。

      1958年至1978年,中國機床工具工業進入大規模建設時期,開展了高精度精密機床戰役,進行了“三線”建設,大力發展了大型、重型和超重型機床。到改革開放前,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已經形成了一定的規模和較為完整的體系。

      提起自己進入機床行業的經歷,王黎明至今仍頗為自豪。“我1978年考大學,報的就是機械制造工藝及其裝備專業,簡稱機床專業。當時機床行業很受尊重,1982年作為優秀畢業生,分配到北京機床研究所,當時是全國十大科研院所之一。”

      然而,在計劃經濟體制下建立的發展體系,帶有計劃體制的種種問題,不利于激發企業活力,缺乏競爭,技術進步緩慢。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西方發達國家的機床工業已經全面進入數控機床時代,而我國的機床行業除個別較簡單的產品門類外,數控技術尚處于起步階段,與西方相比存在明顯差距。

      改革開放后,機床工具工業迎來市場化轉型,企業開始由計劃經濟體制下接受指令的生產單位變成真正自我求存的市場主體,而開放性的市場競爭機制也使眾多企業面臨著分化。

      1984年7月30日,《國務院批轉機械工業部關于機械工業管理體制改革的報告的通知》發布,機床工具所屬直屬企業全部下放,標志著以政企分開和兩權(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為主要內容的改革全面展開。

      “真正實現市場化,實際上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機床工具協會執行副理事長郭長城說,政策下發后,觀念并沒有完全轉變,而是一步一步轉變,真正的市場化轉變到上世紀90年代初才逐步完成。

      秦川機床原董事長龍興元回憶說,他1983年畢業到了秦川,時值企業最茫然之際,廠里為了找出路,甚至連蜂窩煤爐子、夾蜂窩煤的夾子都做過。

      王黎明介紹,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是在1988年創立的,同期還創辦了中國國際機床展覽會(CIMT),搭建起全球機床工具行業相互交流的平臺。“但是,在展會初期,邀請機床廠參展,還需要做動員。企業不理解,為什么要花錢參加展會。但是,隨著觀念的轉變,企業意識到了辦展會的重要性。”王黎明說。

變小為大 增強體魄

      “最初,我們只能做一米的機床,因為尺寸太小,基本做不了什么東西。現在最大的機床有25米,能應用到很多行業。龍門銑床,原來做2米就很厲害了,現在可以做10.5米的大型五軸聯動龍門銑床。”郭長城對機床行業的發展變化深有感觸。

      進入21世紀后,我國進入了經濟高速增長時期,機床工具工業也獲得了進一步發展。從2002年開始,我國一直居于世界金屬加工機床消費與進口首位;2009年以來,我國一直是金屬加工機床產值和產量世界第一的生產大國、消費大國和進口大國,中國機床制造業的經濟規模也超越德國和日本躍居世界第一位,一直保持至今。近年來,中國機床工業的總產出始終占世界總產出的四分之一左右。

      作為機床工具工業發展的標志,數控機床技術一直是我國機床工業的主攻方向。“數控機床技術在我國真正成熟和快速普及是從本世紀開始的。”王黎明介紹,自己剛參加工作時,國內已經有了數控機床產品,但數量很少。

      “十五”(2001年至2005年)期間,我國數控機床產量開始以30%以上的速度增長。隨后,機床工業進入高速發展時期,數控機床技術快速普及、產量迅猛增長,數控化率持續提高。根據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統計,2013年以來,機床工業的產出數控化率和機床市場的消費數控化率均已超過了70%,2016年更是達到近80%的水平。

      隨著國內裝備制造業的高速發展,市場對中高端數控機床產生了巨大的需求。此時,相關企業開始加大對產品研發的投入,中高端產品不斷涌現,國內空白基本被全部覆蓋。目前我國的機床產品不僅門類、品種、規格更加齊全,技術水平也實現了更高的提升和突破。

      龍興元表示,機床行業有三個密集性特點,一是資本密集,二是技術密集,三是高技能的人力資源密集。目前,整個秦川集團擁有4500名高級工匠。

      “我們一直堅持做好兩件事——技術進步和模式取勝。在技術進步上,我們正不斷加大科研投入力度,力爭做到技術領先。在模式取勝上,通過不斷調整發展模式,適應行業發展新需求。”龍興元表示,數字制造工藝裝備鏈是秦川機床的一個重要發展方向,從2012年就開始了相關布局,并一直持續不斷地進行研發投入。盡管從短期看會影響企業效益,但從長期看,技術上的優勢會慢慢顯現,效益也會越來越好。

      正如龍興元所預計的,秦川機床近年來穩步發展,利潤率逐步提高,靠的正是數字化裝備鏈和零部件優勢。以新能源汽車為例,與傳統汽車相比,新能源汽車的整個齒輪傳動系統發生了巨大變化,要求機床必須高精度、高效率、高可靠性。秦川機床針對這一變化,打造了全新的數字化工藝裝備鏈,包括刀具、工裝夾具、車床、加工中心、車齒機、滾齒機、齒輪磨床、強力珩齒機、齒輪測量儀等。同時,還設計和構建了數字化車間,并加強了裝備的全生命周期管理。從2016年開始,秦川機床的經營狀況逐步好轉,經營業績持續增長。

由大至強 走向世界

      武重,全稱是中國兵器工業集團武漢重型機床集團有限公司,是我國“一五”時期重大項目。2013年以來,武重集團拉開了以“重”帶“專”的轉型改革大幕。武重一手發揮重型機床的傳統優勢,積極承擔國家重大專項,提升重型戰略裝備的技術含量;一手讓用戶決定產品標準,邀請用戶參與設計,根據需求研發新的專業設備。

      6年來,武重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杜琢玉帶頭跑市場,拜訪客戶,董事長成了“首席銷售”。“武重樹立以用戶為中心的理念,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向個性化定制、系統解決方案轉型,由數控機床向智能機床轉型,提升企業技術水平及產品競爭力。”杜琢玉說,通過科研攻堅,武重不斷突破技術短板,著力提升產品檔次,在多個領域打破國外技術壟斷與封鎖,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創新成果,一舉打贏了扭虧盈利攻堅戰,實現了從“跟跑并跑”到“領跑”的重大跨越。2019年上半年,主要指標創近年來最高水平。

      目前,國內能與國際高水平同行同臺競技的機床企業越來越多。例如,濟南二機床集團有限公司實現了對美日歐國際汽車制造裝備市場的突破,成為中國機床企業奮發圖強的典范。2011年以來,濟南二機床連續6次贏得福特汽車美國本土4個工廠、9條沖壓線、44臺不同規格的沖壓設備訂單,囊括了福特汽車美國本土工廠的全部新增沖壓設備。

      濟南二機床憑借過硬的產品質量和服務,還連續贏得通用、大眾、日產、沃爾沃等汽車品牌的訂單,并于2017年下半年實現了日產北美、日產九州、法國標致雪鐵龍等國際市場全面突破,目前有13個國家24個海外項目在實施,為中國裝備制造爭得了榮譽。

      機床產品的檔次劃分是針對特定市場的相對的和動態的概念,并沒有明確的界定標準,盡管如此,人們習慣用高、中、低端三個類別大致區分機床產品的檔次。

      近10年來,國產機床已經在本土中端市場占據了一半,基本實現了由被動防守到長期相持再到積極進取的戰略轉變。同時,我國機床企業并沒有因實力懸殊放棄在高端領域的努力進取,2009年正式啟動的國家高檔數控機床重大科技專項(以下稱“專項”)也發揮了有力的推動作用。

      記者了解到,2009年至2018年,專項共安排課題600項,其中,近70%的課題已經完成。專項的實施,顯著加快了高檔數控機床及其功能單元和關鍵零部件的技術研發步伐,許多高檔產品品種實現了“從無到有”的跨越,部分課題成果獲得了市場應用驗證的機會,為參與高端領域的市場競爭進一步積蓄了能量。

      對此,毛予鋒表示,我們的中低端機床在國際上是有競爭力的。目前,在普通機床領域,中國已經樹立了成本領先的標桿。中端產品領域,一直是國產機床與進口機床爭奪的主戰場。隨著我國數控機床技術的全面普及,中檔數控機床技術不斷走向成熟,再加上本土優勢的助力,國產中檔數控機床產品的市場競爭力逐步增強,有的企業已經取得了可喜的進步,市場份額逐漸擴大,市場地位日益鞏固。高端產品領域的突破,還需要一定時間。

      “中國的機床工業是世界上品種最全、產業鏈最完整的,中國的市場也有巨大潛力。”毛予鋒表示,借力中國市場的需求潛力,我們應該對中國機床工業有信心,對中國的機床企業有信心,潛心于品質制造,致力于為用戶創造價值,中國的機床產業在世界制造強國中將占有一席之地。
[ 業界資訊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 返回頂部 ]
保理业务 赚钱